親愛的麻麻,

 

「直至現在才發覺,自己並不是什麼孝子賢孫,我實在太後知後覺了。」

這是我當下對自己說的話。


今天應該是妳的頭七,在人們心目中妳這個年紀已經是笑喪了。
妳很年輕時就喪偶,一個寡母婆湊大三個小孩,爸爸排行第二,是家中唯一的男丁。
言下之意,我和我哥兩個是妳的內孫,理應我們要比其他外孫更要孝順你更多。
可能是地域的關係,妳只有曾經照顧過哥哥,而沒有照顧過我,

坦白說我和妳的關係大都疏離,甚至一年只去一兩次去探望妳。
所謂的探望,只是回到國內我們家中放下行李,看看妳聊幾句,

放下妳喜歡吃的蛋卷,椰子糖或是給妳一點錢,
我和哥都八足多爪的四處去,到其他的親友家拜訪。

有時覺得婆媳關係是種很玄的事,

年少時的我,間中也聽我媽說不喜歡妳,也聽她說妳的不是,當時的我當然深信不疑。
我真的個笨蛋,到了現在做了人家新抱,才洞悉婆媳的玄妙,

新抱和奶奶的對立,基本就像定律似的,

如果當中大家多一份體諒與關心,其實所有問題都不是問題了。
為什麼想當年的我只聽我媽一面之詞啊?

 

10月29是我見妳的最後一面,當時聯同老公和已探望了妳幾次的哥哥一起去醫院,
聽了很多親戚說妳情況不樂觀,因妳是末期肺癌的老人,我已有相當的心理準備。
沒想到回去時看妳,是瘦了一點,頭髮亂了一點,胃口十分欠佳外,

妳很清醒的知我們回去,
妳第一句說話問我:「你是不是已經不掛著麻麻啊,為何那麼遲才回來啊?」

我當下沒話說,東拉西扯的講了點藉口,
其實我不是不想回來,只是這個消息突然來得太快,

而其他外孫也實在比我孝順十倍,一知道消息已趕上去看妳。
根據我姑媽姑丈說,這天是妳近日最精神的一天,妳真的和我們對話足足一句鐘。
當天妳說的每一句話,我是不會忘記的。
從來妳都是一個非常清醒的老人家,想不到這天仍然精靈,
當日妳還跟我說今年妳很開心,

因為五個孫都生小朋友了,有五個牛仔/女要誕生,

我還是了個謊,到時如果出院能見證所有牛仔/女誕生,

妳要一手抱住五個寶寶合照,我幫妳和他們合照;
當日我在妳的私家病房去洗手間,沖水時的水花都像要湧出來,
我跟妳們笑說沖水時的水花濺得像打火鍋一樣,
妳笑說打火鍋要有蠔/豬肉/雞肉/菜這些配料才好吃,

還邊講邊申舌頭,似乎你真的想吃很久了。
我還是說了個謊,如果當妳出院後,我們一起去姑媽家打火鍋。
午飯時間到了,妳還清晰知道我們未吃飯,還吩咐姑媽姑丈要帶我們用膳,免我們餓倒呢!
我們臨行前,我見妳很累了,吩咐工人要好好照顧妳,
也看見妳躺在床上休息時,都不敢蓋上眼睛休息,眼神就只看著我和我哥...

 

11月3日妳堅持要出院,可能妳已知道自己時日無多,要在家中安享晚年了。
11月4日早上六時多妳就與世長辭,終年84歲。
貫徹妳的作風,不喜歡找人麻煩的,也怕帶給人麻煩。
早上六時多就算要找醫生搶救都不易啊,妳真懂找個合適時間。
妳在吃了三粒葡萄後,之後失禁,在工人和姑媽清理途中的時候,斷一下氣就走了。
在一口甜蜜又自身乾淨地走了......

11月4日晚上回去奔喪時看見妳,

真的覺得妳像睡了一樣,樣子依然飽滿,像睡了一樣。
妳是我見過那麼多人離開時最好看的一個。
我知妳一定是安詳的離去,一定是舒服的走了。

 

麻麻,請妳安息吧!在妳的極樂世界好好安息!
沒有好好盡過好孫女的責任,請原諒我。

grandma.JPG 

 

 

受盡內疚及正在懷念妳的孫女敬上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yu 的頭像
toyu

toyu的三口生活

to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